发掘调查

发掘成果

通过对重要史前•历史时代遗址的发掘调查,刊发旨在整修并复原国家保护古迹地区的报告,提出研究成果,实施历史复原。并正在对因开发或盗墓而会被破坏或毁坏的遗址以及会引发投诉、需要紧迫处理的遗址进行研究。

1. 江华岛墩台(遗址第227号)

江华岛墩台(遗址第227号) 在韩国国内最早对朝鲜时代国防遗址江华岛墩台进行发掘调查

文化财产厅国立文化研究所(所长赵由典)对位于仁川广域市江华郡两寺面北省里山47番地的“谯楼墩台”实施了发掘调查。对谯楼墩台的调查是在作为对金浦地区军事保护区域地表调查的一环所实施的现况调查过程中,对江华岛一带残存墩台的筑造规模等保修﹑ 复原所需的基本资料不足而于11月17日起至12月24日(36天)所实施的调查。此次调查是对位于江华岛的墩台所做的最早调查,过去对墩台所实施的调查研究有只针对地面上的现况进行的缺点,此次调查对这一缺点进行了补充,获得了关于墩台筑造的重要资料。


image 谯楼墩台全景
image 对炮座(北西)实施调查后

谯楼墩台采用花岗石建在海拔45米的低丘陵上,平面堆成鸡蛋形,南北长35米,东西为27米,大小像经过缩小的用石头建的山城。墩台的北侧和西北﹑东北方向沿着墩壁有炮座,南侧设有供出入的 门。墩台外面的壁面是在一块基坛石上砌进6~8块约15厘米的方形花岗石,墩台上面堆上3块切割好的石头,用混和的土和生石灰进行收尾。壁石的筑造是按照下端的纹络堆砌石头,表现出精巧性。

调查结果显示,南侧墙壁和北侧墙壁是在地面30~40厘米以下的风化夹心岩层上安好地基石然后砌上壁石,地基部分(风化夹心岩层)倾斜度大的东侧墙壁和西侧墙壁则是用石头和土对低地形进行铺垫后再砌上壁石。为支撑外部墙面,内部从底部开始用经过切割的头部大小的石头对照壁石向上堆砌得越来越窄,墙面在5﹒6块高度上用两块切割的石头围起来即完成。墙面和加固用石头抹缝的方式东西墙壁显示出差异,东墙壁在夹心岩层上用赤褐色沙土﹑混合了很多碳的黑褐色沙土﹑淤泥层﹑粘土层等交替堆砌抹缝,西墙壁采用的 手法是在加固用石头上铺上一层沙子,然后在上面用粘土和粗沙土交替压实。是一种可理解韩国古代城郭的发展过程和传统技术的重要资料。


image 东壁的土层状态
image 西壁的土层状态

另外,与外部上端用切割好的石头堆收尾不同,内部是堆好2~3块砖石,用灰色石灰抹在缝隙之间来完成。墩台外部地基低,在用土垫好的部分上铺上很宽的一层拳头大小的山石防止被雨水等冲走。与壁石相比,砌地基石和内部抹缝方法等令人联想到朝鲜时代石城的筑造方式,可以说墩台的筑造是建立在传统石筑城郭建筑技术基础上的一个证据。除此以外,门西侧的墙壁上还发现了刻有筑造日期(康熙五十九年四月日:1720年)和官职名称等的铭文。

对谯楼墩台发掘调查的结果不仅为江华岛墩台的研究提供了基础资料,而且现在江华郡正在促进对墩台的维修﹑复原,它成为确保所需实际资料的契机。今后,它还将为韩国城郭建筑开展过程和技术传统理解提供一份很好的资料。


image 保护外部基坛加筋土的杂石层
image 坟丘调查后(南侧)

2. 江华岛高丽王陵(史迹第369号)

江华岛上分布着2座王陵﹑2座王妃陵﹑陵内里石室坟﹑许有全庙等很多高丽时代古坟。
国立文化财产研究所以其中重要古墓为主要对象,在2001年发掘出硕陵,2004年嘉陵﹑坤陵,2006年陵内里石室坟等共4座古墓。

这些古墓相当部分具有共同特征,为部分掌握江都时代王陵级古墓的整体形态提供了契机。共同特征是全部为横口式石室坟,在与横口部分相连的东西墙壁末端安放有门柱石,东西墙壁之间的地面安有门槛石,利用3块板石作为顶端,在石室旁石的最上端和最下端有方形孔,据推断此为安装木门固定门框所用。此外,石室内部地面中央安有长方形棺台,顶部(盖石)上部围有8角或12角的护石,石室入口用一块板石堵住这些也是共同之处。

像陵内里石室坟的情况,环绕护石堆起来的土和外面围绕的栏杆石﹑栏杆地基石﹑2座石兽和作为从整体上对这些起保护作用的建筑物——曲墙已获确认,分布形态也完美无缺地保留了筑造当时的原貌,可复原栏杆石和相关建筑的筑造方法与坟墓整体形态。

坤陵和陵内里石室坟建筑遗址从石室正面得到确认。坤陵经确认的建筑遗址正面为三间,沿着此建筑中央御间有一个接一个突出部分,据推定为“丁字阁”。

陵内里石室坟中心石正面、侧面各剩一间,建筑遗址南侧筑台露出,筑台中央设有通道。硕陵﹑嘉陵﹑坤陵﹑陵内里石室坟均遭遇过几次盗墓,金属﹑玉饰﹑青瓷类﹑瓦类等各种文物有相当一部分已经被发掘出土。出土的重要文物有陵内里石室坟东西南北四个方向上被确认的辟邪物(陶壶),嘉陵石室内部出土的100余个中国唐宋时期的铜钱和玉饰等,坤陵和硕陵出土了三足香炉和逆镶嵌着简洁花纹的瓶盖等大量最高级青瓷。此外,坤陵和陵内里石室坟建筑遗址内整理出鬼目纹瓦片和以脊瓦为代表的各种瓦类。


遗址全景(硕陵•嘉陵•坤陵•陵内理石室墓)

image

石室内部(硕陵•嘉陵•坤陵•陵内理石室墓)

image

方形厅(硕陵•嘉陵•坤陵)

image

石室上部构造物(硕陵•嘉陵•坤陵•陵内理石室墓)

image

石室入口封闭型(硕陵•嘉陵•陵内理石室墓)

image

石室前面建筑址

image

3. 开城高丽宫城遗址的南北共同发掘调查

国立文化财产研究所自2007年开始促进与北朝鲜的文化保存管理局和朝鲜中央历史博物馆一起对开城高丽宫城进行南北共同发掘调查。南方和北方从2007年5月至11月间,历时120天,对作为宫城遗址中心的会庆殿西部三万平方米地区实施了试发掘以及对一部分地区进行了发掘。在第二年即2008年10月至12月进行了历时50天的发掘调查。

调查结果是根据选址和性质中心轴各不相同建成的大部分建筑遗址都显露出来,会庆殿西部地区建筑分布形态也可确认,迄今为止尚未确认的“亞”字形建筑遗址结构上的特征也可被确认。据推断,位于调查区域西北部的正面5间,侧面3间的17号建筑遗址是《高丽史》中记录的供奉太祖和历代王头像的景灵殿。

出土文物中长65厘米的圆柱形青瓷是迄今为止尚未查明用途的非常有特点的文物,今后对此展开的各种研究令人充满期待。此外还出土了约100余片在脊瓦、滴水瓦背面花纹上盖章的印章瓦,为研究高丽时代的瓦提供了新的资料。

通过将于今后进行的年度发掘调查,我们期待获得能对高丽宫城和高丽时代都城制研究指明新方向的各种资料。


image 调查前全景(南西-北东)
image 舆地图
image 调查区间全景(南东-北西)
image 7号、18号建筑址以及‘丙’地区场地全景(南-北)
image 17号建筑址全景(南西-北东)
image 出土瓷器
image 铭文拓本
image 梵字纹瓦当

4. 景福宫发掘调查

景福宫创建于太祖4年(1395年),在日帝强占时期,被日本帝国主义者遭到变形与破坏。因此,为了使之恢复朝鲜时代正宫的地位,韩国文化财厅正推行“景福宫复原整修工程”。按照景福宫复原计划,于2004年~2005年,发掘了景福宫烧厨房址、兴福殿址、咸和堂•缉敬堂行阁址,在2006年~2010年,发掘了光化门址及月台、宫墙址、用成门址、协生门址等光化门圈域,并有计划在2011年后对兴福殿址实施二次发掘。

2004年实现了对烧厨房遗址与福会堂遗址的调查。又被称作御膳房的烧厨房是宫殿内筹备饮食的空间,调查结果发掘出内烧厨房﹑外烧厨房﹑福会堂三处建筑遗址。内烧厨房是为王准备御膳的场所,外烧厨房准备宴会用饮食,而福会堂则是制作宫中饮料和茶点等点心的地方。此外还发现了在建筑物建造以前就精心铺设好的排水设施和当时所使用的水井等。


image 烧厨房全景
image 水井址
image 排水设施

2005年对兴福殿遗址和咸和堂、集庆堂行阁遗址实施了调查。兴福殿遗址和咸和堂、集庆堂主要是接见外国使臣或举行内阁会议的场所,调查结果是发掘出兴福殿遗址和九座附属行阁遗址以及七座咸和堂、集庆堂行阁遗址,此外还发掘出五座高宗年间以前的建筑遗址。除此以外,又发掘出13座地暖设施﹑五个合叶门﹑12个排水设施﹑三个排烟设施与两座墙壁遗址


image 兴福殿遗址全景
image 兴福殿遗址全景
image 咸和堂、集庆堂行阁遗址全

2006年对兴福殿遗址和咸和堂、集庆堂行阁遗址进行了补充调查,并对光化门一带一部分地区实施了调查。兴福殿遗址又发掘出推定为高丽时代沟结构的遗址,在咸和堂、集庆堂行阁遗址上又发现了两座墙壁遗址﹑集庆堂南行阁遗址﹑上一时代的建筑遗址等。光化门一带对现光化门东侧宫墙北边的一部分地区进行了调查,发现了一处建筑遗址和积心石群﹑一处地暖设施。


image 咸和堂、集庆堂行阁遗址
image 咸和堂、集庆堂行阁遗址出土的青瓦
image 兴福殿遗址出土的青花白瓷

2007年对光化门一带进行了调查。首先宫墙遗址和御沟(拱形门)地区是现在的东十字阁附近地区,它是景福宫南侧东西宫墙遗址和使宫内水流出去的御沟相会之处。这里发现了东西宫墙遗址和一座水门性质的虹门(拱形桥)﹑一座桥。然后在光化门遗址与月台地区的发掘调查中发现了朝鲜后期高宗年间光化门遗址和月台﹑宫墙遗址,在其下层又发现了朝鲜前期太祖年间的光化门遗址和月台﹑宫墙遗址。除此以外,还发现了两处朝鲜时代建筑遗址﹑日帝时代的电车车轨﹑电线杆﹑建筑遗址等。


image 高宗年间光化门遗址
image 太祖年间光化门遗址
image 东侧御沟(拱形门)遗址

2008年又对光化门地区内从兴礼门东西回廊至宫墙遗址连接南北的墙壁遗址和中间的门遗址以及自光化门陆筑东侧延至东十字阁的东侧宫墙遗址地区进行了发掘调查。发掘调查结果发现了位于地表以下40厘米处的高宗时代的墙壁遗址和用城门遗址以及协生门遗址,在其下方各发现了一座以前朝代的建筑物遗址,宫墙遗址状态保持良好。
通过此次发掘调查,可确认光化门一带用城门﹑协生门,光化门东侧宫墙的准确位置和规模,尤其是宫墙,其地基部分状态完好无损,可以大体看出朝鲜时代宫墙雄伟的风貌。此外,壬辰倭乱以前朝代的建筑遗址也被发现,朝鲜前后期宫殿建筑空间结构变化(廊——墙)得到确认,我们期待它成为能推测出迄今未发现的朝鲜前期景福宫风貌的珍贵资料。


image 协生门遗址
image 用城门遗址
image 东侧宫墙址

2009年,在光化门圈域内发掘了西侧宫墙址以及营军直所•哨官处所址。在“对光化门西侧宫墙址的发掘调查”中,通过该地区内御沟的位置,再次确认了《北阙图形》记录比方案图面更加正确。与此同时,还发现了其间只通过朝鲜古迹图谱推测的西十子阁的